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色,白白色发布在线视频,白白色发布,白白色在线视频

  友情链接

132、幸亏被棒子发现了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起初棒子并没有注意到路上的黑点竟然是血迹。然而当长在路边、带着清晨露水的小草扫过棒子的裤管、并且将暗红色的颜色斑斑点点的辍在棒子的裤子上时,棒子这才好奇地坐在路旁,一边休息,一边将眼睛凑近脚腕,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奇怪!到底是哪里来的血迹?

  棒子预感到有人出了事。

  按照常理来讲,如果是受了伤的动物,除了家犬会沿着山路奔跑,其余的野兽飞禽则必定会躲得远远的,尤其是当它们受伤的时候。

  弄得不好,昨晚肯定有人受伤了。

  棒子突然感到一阵没有来由的心慌。

  当棒子很小的时候,爷爷有一次拎着马刀上了山。出门的时候,爷爷笑眯眯的摸着棒子乌黑的小脑袋说:你个棒子!乖乖的在家等我,我给你找个野蜂窝,晚上你就有蜂蜜吃!

  棒子甜蜜又焦急的等到天黑,依旧没有看到爷爷的踪影。棒子母亲做熟了晚饭,可是一家人谁也没有动筷子。棒子的父亲一遍又一遍的出门进门,神色异常凝重。

  爸爸,爷爷为什么还没有回来?棒子问。

  不要问。去睡觉。棒子的父亲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

  年幼的棒子躺在被窝里怎么都睡不着。爷爷走的时候说过,要带野蜂窝回来给他的。棒子就这样闭着眼睛装睡,耐心的等待着爷爷的归来。

  午夜,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当棒子的父母打开院门的时候,爷爷斜着身体,右手拄着马刀,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碰到狼群了。

  棒子本来想翻身起来,像往常一样冲过去抱住爷爷,可是当棒子看到自己的父母吃力的扶着爷爷的两条胳膊、将爷爷朝屋里拖进来的时候,棒子一下子僵在了炕上。

  他看到爷爷的胡须在轻轻颤抖。

  他也看到,当爸爸替爷爷脱下鞋的时候,鞋里装的深红的鲜血。

  他还看到一滴一滴的血液,从爷爷的脚后跟滴落地面,不一会儿,就是令人恐怖的一滩。

  棒子的爷爷在上山的时候碰到了狼群。尽管他年轻的时候以气力见长,而且还参加过武状元考试,袁世凯赏识他的勇猛,特意留他当教练营的长官,可是他最终还是因为不愿替老袁卖命而偷偷的跑回了老家。那柄长约四尺的马刀便是他带回来的唯一见证,听说每当国难当头之时,马刀会发出磳磳的师石斧之声。

  尽管有马刀护身,棒子的爷爷还是遭到了狼群的袭击。砍倒了五只后,狼群龇牙咧嘴的围而不攻,跟爷爷打起了拉锯战。爷爷擦汗的瞬间,一只额头带有白斑的头狼冲上来朝爷爷的胸口挥了一爪子。

  爷爷挣扎着砍翻了八只,生起了篝火。天明之时,狼群终于散去了。

  但就这冷不防的一爪子,要了爷爷的性命。

  当棒子的父母流着眼泪给爷爷擦拭身体的时候,棒子看到爷爷的胸膛上有四道口子。

  口子从左胸延伸至小腹,里面的白骨赫然可见。而小腹已经完全破裂,一截肠子胀鼓鼓的从裂口处挤了出来。

  棒子依旧记得爸爸边哭边塞,可怎么也无法将那半截肠子塞进去。最后妈妈找来了一截白绸,沿着爷爷的身体裹了两圈,这才遮住了那让人惊心动魄的场面。

  天刚蒙蒙亮,大伙儿还都没有起床。如果有人半夜受伤,那后果不堪设想。棒子越想越紧张,昨夜的宿醉瞬间消逝了一大半,昏晕的感觉也一扫而光。

  他连忙猫着腰,顺着血迹小碎步走了起来。他顺着山路走了大约有一公里的距离,斑斑点点的血迹突然消失不见。

  棒子直起腰来,四下打量了一下:左侧是深不见底的沟壑,右边是一层叠着一层的梯田,其中只有一块种着包谷,包谷杆子近两人高,叶子开始枯萎,远远望去,一片金黄,走进观之,无比凄凉。

  这块玉米地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弄得不好,这人就躲在里面。

  棒子转念又想:是死是活都不要说,万一不是人,是头熊怎么办?不行,我得小心为是。

  恰好棒子随身带着酒瓶,昨夜喝完后,他觉得扔掉太可惜,还不如拿回家去,让母亲去装醋。所以他就随手塞进了裤兜里面。

  关键的时候,这玩意儿还可以防身。棒子掂在手中,异常谨慎的钻入其中,不停的四下张望,尽量不要让包谷叶子刷到自己的身上,以免发出不必要的声响。

  大概朝里走了十几米,棒子突然看到一个女子躺在地沟里一动不动,白色的裤子几乎全被鲜血染红,一头乌发凌乱无比,遮住了她的整个脸庞。

  棒子一把甩掉酒瓶,连忙扑了上去。

  喂,听的见?他跪在女子身旁,抓住她的肩膀,边晃边喊。

  听的见?听的见?你怎么了?喂!

  女子的整个身体软绵绵的,像是被人抽去了骨头一般。棒子连忙扒开遮在面部的头发,这才看清这位眩晕在包谷地里、浑身是血的女子是云村的寡妇。

  我的天啦!棒子心疼的想到,寡妇怎么会这样?是不是村长那个狗日的

  棒子突然间沉默了。

  他想起了昨晚潜入村长院子的事,他也想起了自己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偷偷打开了反锁的西屋。

  是他弄醒了王晓雅。

  他也听到了王晓雅那杀猪般的嚎叫。

  棒子心里愧疚不已,他似乎已经意识到:寡妇的伤,大概是因为他而造成的。如果不是她自己不小心弄伤了自己,那么一定是村长,或者是王晓雅。

  无论是村长还是王晓雅,棒子觉得自己都拖不了干系。

  棒子没有时间多想。他害怕寡妇会死在这片包谷地里,于是他挣扎着背起寡妇,晃晃悠悠的朝小娥家走去。

  他不敢将寡妇背到自己家里,他害怕母亲找他的麻烦。而背到小娥家,仅仅是权宜之计。

  无论如何,先弄清楚寡妇的伤势如何。回头再想其他的办法。

  好在小娥刚好在洗漱。

  她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后,警惕的问了一句:谁呀?然后侧耳听着门外的动静。

  嫂子!我!

  棒子的声音。没错。

  是棒子的声音。

  小娥心跳加速,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门前,手忙脚乱的打开了门栓。

  可是当她拉开门扇的时候,她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傻了。

  棒子你

  小娥以为棒子杀了人,然后背着尸体找她来了。

  她连话都不会说了,只是睁着一双惊恐无比的眼睛定定的望着棒子。

  棒子汗流浃背,气喘不已。他没有说话,而是吃力地将寡妇背进了屋子,当他将寡妇放在炕上的时候,他才如释重负的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喊道:

  嫂子!快来!

  小娥如梦方醒。她连忙一把将棒子从屋里扯了出来,抬着脸庞质问道:你赶紧给我说清楚!到底是咋回事?

  你听我说,棒子喘着气说道,我发现这个人你认识不,云村的寡妇?认识就好,我发现她躺在包谷地里,血流了一路!我是顺着血迹才发现她的!本来要背到我们家,可我害怕我妈那人嘴太碎,我烦她!所以先背到你这儿看寡妇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要是人已经不在了怎么办?小娥紧张的声音打颤。

  人还在,别担心,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和她的呼吸。棒子解释道,现在我们两个要配合好,无论如何要找到她身上的伤口,然后给她止血!

  好!小娥立即镇静了下来,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棒子,你赶紧到厨房里把我刚刚烧开的水壶拎过来,顺便把洗脸盆带上!剪刀在上房窗台上,你也给我取来。

  要剪刀干嘛?

  你没看到她的裤管已经粘在腿上了吗?不剪开的话,衣服都脱不下来!

  棒子佩服的点了点头,风一般的冲进了厨房。而小娥也一步跨进里屋,先是将寡妇的身体摆正,让她仰面躺在炕上,然后小娥揭开了寡妇的上衣纽扣。

  这女人!天气这么凉了,就穿一件外衣!小娥边替寡妇剥着上衣,边寻思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别人伤的还是自己伤的她跑雾村来干吗,一大早的?

  小娥仔细看了看脸部和脖子位置,除了一些红肿的抓痕,没有其他明显的伤口。在寡妇酥胸的位置有一道较深的划痕,看似是有人用指甲狠狠的抠了一把的样子。

  这女人肯定是被人伤下的!小娥怜惜的替寡妇将外衣剥离了身体,然后发现寡妇并没有系腰带,裤腰松松的。

  怎么样,伤找到了没有?

  棒子将水壶和两盆放在一边,焦急的问道。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