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色,白白色发布在线视频,白白色发布,白白色在线视频

  友情链接

137、三伢子!你给我出来!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棒子和小娥卿卿我我地说完悄悄话,两个人心照不宣的钻进院子,有点儿做贼心虚的松开了拉在一起的手,刻意地拉开一段距离,小娥在前,棒子在后,双双走进厨房,一个给寡妇倒水,一个给寡妇做吃的。

  棒子故作轻松的将装在搪瓷缸子里的开水端了进去,然后送到寡妇嘴边。

  还不知道咋称呼你呢棒子犹豫了一下,对着半闭眼睛的寡妇说道。

  别人都叫我寡妇。

  哦,寡妇棒子心里觉得这样叫有些怪怪的。

  可是,寡妇偏过脑袋,眼睛带泪的说道,你也可以换一种叫法。别人这样叫,我没意见。可你这么叫,说不定我会介意的。

  为什么?棒子开始惶恐起来。

  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寡妇似笑非笑的看着棒子说道。

  棒子紧皱双眉,想了想才说道:那么我就叫你嫂子?

  嫂子嫂子倒是挺好听的,也挺亲近的,寡妇微微点了点头,可是你好像已经有了嫂子了。

  棒子心里一惊。

  这寡妇!肯定是话里有话!说不定值得就是刚才在屋外麦秸里和小娥的那事!

  比我年龄大的,棒子红着脸解释道,我一般都叫嫂子,比如邻居七八户人家,我有七八个嫂子。

  七八个嫂子寡妇又似笑非笑、用意深刻的看着棒子说道。

  这种半是探究、半是嘲笑的眼神让棒子不觉间方寸大乱。他为了躲避寡妇的眼神,故意装作衣服头疼脑涨的模样,抓耳捞腮、左顾右盼,恨不得骂一句操他妈,然后摔门出去。

  没错没错,七八个嫂子。比我大的都叫嫂子。

  都是和小娥一样的嫂子吗?你好幸福啊。寡妇吃力的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棒子瞅了一眼寡妇,终究是抵挡不住她那狐媚的眼神,汗流浃背的败下阵来。

  那我叫你啥?你说我应该叫你啥?

  叫我名字啊。寡妇像个得胜的将军。

  那你叫啥名字啊?

  叫我兰兰吧。寡妇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兰兰好名字,兰兰。棒子望着寡妇那张美妙绝伦的脸庞,突然满脑子想起了她和村长的那些淫声浪语。

  嗯呢。还有啊,你把水放我枕头边上,我咋喝呀?你这个粗枝大叶的棒子!

  那,不行我去厨房拿个勺子,给你喂吧。棒子面红耳赤的说道。

  嗯呢。寡妇说完,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在棒子出门的刹那,寡妇说了一句:别让你嫂子知道你叫我兰兰。

  天快黑的时候,小娥和棒子一起服侍着寡妇吃完了晚饭。

  可能是由于疼痛,寡妇并没有吃多少。小娥下的面条她只吃了半碗,然后又喝了点汤,就说什么也不吃了。

  你要多吃点呢,要赶紧养好身体呢。小娥有些担心的劝慰她。

  没关系。有你们两个,我现在死不了啦。如果没有你们的出手相救,说不定我现在已经去了另外的一个世界啦。可惜寡妇有些凄然的说完,然后又笑着说道,不过既然大难不死,那么我也必有后福吧?我多少也得把别人欠我的讨要回来。

  小娥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守在旁边的棒子,然后问道:姐姐,你的话我没听过来。

  哦,寡妇苦笑了一下,你以后会知道的。不过现在我还不想说。你说的没错,我先让自己好起来再说。

  那行。听棒子说你在云村。

  是的。寡妇点头。

  隔着几座山呢!所以我想着你就先在我家呆着,等伤好了再回。你说呢?

  那怎么成?寡妇有些过意不去,我现在就是一个大拖累,谁碰到谁倒霉。

  姐姐你说什么话呢,我小娥一个人住这么大的院子,晚上渗的慌。你住我这儿,正好我就有了伴儿,晚上也不用再担心东担心西的。小娥一脸诚恳的说道。

  可是我要是呆在你家,会影响你和棒子。

  小娥被寡妇的一句话给弄的脸红了。

  棒子连忙插嘴道:我不过是碰巧过来的怎么会说是影响嫂子和我呢?你说胡话呢。

  寡妇顿了顿,然后笑着说道,那成啊。算我欠你的。等以后有机会,我再慢慢报答你们两个了。

  村长心惊胆战的躺在王晓雅的胯下,脑子中把所有他进入过身体的女人挨个的想了个遍,这才勉强保持了坚硬,打消了王晓雅的愤怒和怀疑。

  王晓雅也算是炕上老手了,她的这次突然发力完全是出于委屈、愤怒、憋闷、压抑。

  村长和寡妇的事让她突然间觉得自己是个大大的傻逼,可是村长事后认错态度又那么的诚恳,甚至拿起剪刀要剪掉自己的几把,试问天下芸芸众生,男男女女,有几人有她男人这般日天操地的魄力?

  她死了的心于是又复活了,不仅复活了,当她看到自家男人的那根带着粘液的、尚未干燥的几把在剪刀跟前胡乱的晃荡时,她复活的心变得狂躁了。

  不得不挨操的感觉如此强烈的袭击了纠结的王晓雅,使得王晓雅做出了非同寻常的举动。

  她骑上老公,瞄准根苗,然后吞进几把,然后疯狂的下蹲起伏。

  王晓雅坚信自己的这次发力可以让村长立马狂射。可是村长半夜里已经有过一次突击,加上年老体衰,不容易出来,更何况此情此景下的他完全是出于害怕,没有半点儿想草的心思,所以弄了半天,村长依旧瞪着惊恐的眼睛,躺在王晓雅的胯下胡乱喘气。

  王晓雅最终还是到达了自己的顶点。她像一只发情的狗儿一样呻吟了几声,昂昂昂的叫声听起来很像是汪汪汪的叫声,把个村长吓的不轻,下身勉强保持坚挺的物件瞬间疲软。

  以后你要是敢再背着我干那个不要逼脸的**,你就别怪我不客气!王晓雅披头散发、满头大汗,像是被废了武功的梅超风,歇斯底里的对村长说道。

  当然,嘿嘿,当然,一定一定,保证不再犯任何错误!村长连忙赔笑说道。

  村长毕竟是村长。

  扭头一出门,就忘记了昨晚惊心动魄的一幕。他吹着《山丹丹花开红艳艳》的迷人调子,背着手迈着八字步,花白的头发上面弄了许多煤油,看起来亮铮铮的,胡子刮得一干二净,下巴上布满了匀称的黑点点。

  哈哈,张家小媳妇,你男人不在,你想他不?

  沿途散步视察时,他对门前洗衣服的一个小女人淫笑着问道。

  小女人红着脸蛋,头都不敢抬一下,小声赔笑道:原来是村长啊!您早!身体还好吧?

  虽然年纪比你老公大,但是身体比你老公好。要是不信,啥时候咱给你试试?村长几乎是流着口水说道。

  还是算了吧,昨儿个晚上,听说咱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呢。小女人依旧小声说道。

  哦?啥大事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大伙儿都在说呢。你自己可以问问呢。

  村长本来想接着调戏调戏这个害羞的小女人,但是他听到大事儿,就有些担心这大事儿是不是跟自己有关系。

  管他妈的大骚逼。就算有人知道了昨儿个晚上的事,他们也不敢跟老子说。老子怕他妈的逼。

  村长恶狠狠的想。

  对了,这个几把寡妇真他娘的多事,草的好好的,偏偏给老子找事!流血的时候就算了嘛,就回家去休息几天再草不迟嘛!也没那么着急嘛!可是这个寡妇

  村长气的一脚踢中路上的一只大青蛙,把个可怜的青蛙踢到墙上,然后又弹到了对面的水坑里。

  逼就痒的呀!你说这女人,不知道挨了多少男人的球,他娘的还没有挨够啊!

  想归想,村长大人还是有些担心寡妇的安危。

  与世隔绝的小山村,只要不出人命,啥事都不是个事儿。

  为了确保寡妇尚在人世,没有猝死,村长在走到村口的时候就做了一个决定。

  不行,我得打听打听,万一出事,我这村长就难当了。

  他首先朝三伢子住的那座破落院子走去。

  村长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三伢子那副德行。村上的每个女人没有他不了解的,甚至他连每个女人一天尿几次都一清二楚。如果村上来个外村的女人,三伢子准会老远的跟前跟后,笑嘻嘻的像是见了死去多年的老父老母那般亲热。

  自从三伢子被张熊踢中下档后,他躺在一堆破烂衣物中间整整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高烧不退,滴水不沾。

  也许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三伢子在第三天造成的太阳刚刚升起来的时候醒了过来。他摸了一把自己的裤裆,感觉肿的像两只皮球的卵不咋疼了,于是他就挣扎着爬到门外,然后又挣扎着爬过地埂,钻进一片玉米地里,瓣下一个玉米棒子。

  玉米棒子救了他的命。

  从此以后,三伢子渐渐恢复了生机。

  三伢子!你个操蛋的货!快出来!村长推开破门,大声叫嚷道。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