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色,白白色发布在线视频,白白色发布,白白色在线视频

  友情链接

138、熬的时间长了,母猪都草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经过一段时间的静心“疗养”,三伢子的两颗巨蛋渐渐的小了下去,里面的硬结也似乎消失不见了。

  自从三伢子受到张熊致命的打击以来,他都是手脚并用的走路,也就是四肢着地,匍匐前进的干活。在他几乎要习惯这种全新的走路方式之后,有一天在偷吃人家的洋芋时不慎被窝棚旁边的大狼狗给瞅见了。

  大狼狗和小狼狗的区别是比较明显的,农村生活过的娃娃应该都有刻骨的认识。

  小狼狗声音大,动作小,也就是看到有人偷东西,小狼狗会拼劲力气疯狂的叫,听起来动静大的不行;可是大狼狗从来不叫,大狼狗会偷偷摸摸的窜到小偷的跟前,然后才“汪”的吼上一嗓子,给敌人当头一喝,起到镇住小偷的作用,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腾空跃起,一口关死小偷的脖子,让他片刻断气。

  当然,大狼狗虽然厉害,但是三伢子也不是吃醋的。常常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久而久之,他也练就了一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特异功能。

  正当三伢子流着口水用干枯的双手挖开鼓胀的地皮,从里面掏出一粒比他脑袋稍微小一点点的大个土豆的时候,他突然间耳根一紧,然后背后感到了一股凉飕飕的阴风。

  三伢子心里一惊,暗暗叫声“不好”,准是有危险逼迫而来!

  他迅速停下不停挖掘的双手,扭过脑袋,撑开耳朵。

  果然,几十米开外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了过来!

  “马勒戈壁的!肯定被人发现了!”

  三伢子当机立断,干脆双腿一蹬,像具尸体一样仰面躺在地上装死。

  一般情况下,他的这种隐身术十分管用。许多人听到自家地里有动静,找上一大圈却连个屁都看不见。因为三伢子身上穿着十年前的衣服,而十年以来,这身衣服也从来没有洗过。所以当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地里撞死的时候,他和土地完全融合,比变色龙还他娘的隐蔽,人又不是狗,怎么可能发现他的踪迹!

  然而狗不是人,狗眼看人低,但是狗鼻子可不是这么回事。

  大狼狗一路小跑,闭着眼睛疯狂的嗅。

  当一股恶臭扑鼻而来之时,大狼狗已经闻这三伢子的一双臭脚。

  “汪汪汪!”三声愤怒的大吼,然后是腾空一跃,准备锁喉灭之。

  三伢子常年和人作斗争,也和狗做斗争。狗的招数他心里清楚,所以当他看到一条浑身油黑的大狼狗凶神恶煞般的迎面扑来之时,他双臂直直的伸了出去,然后猛的缩起自己的脖子,双腿蜷在一起。

  这狗在半空中给吓了一大跳。

  眼前的这个小偷瞬间变成了一个圆球,圆球上凭空伸出来两个黑黝黝的拳头!

  狗一犹豫,就扑了个空。三伢子趁机朝狗下巴踢了一脚。

  可怜的大狼狗平生第一次被人给弄的满嘴鲜血。它的煞气遭到三伢子的化解之后,“呜呜”的叫了几声,然后夹紧自己的尾巴,转身就钻进了半人高的洋芋蔓子里面。

  三伢子看到大狼狗边跑边尿,稀稀拉拉的,他突然有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快意。

  他舒坦的站了起来,伸了伸腰,然后仰面问天:“你他娘的,谢谢你的帮助!”

  说完之后,三伢子惊喜地注意到自己终于站了起来。

  他尝试着走了几步,胯间物件并没有太大的感觉,至少不疼。

  “哈哈,这狗原来是老天爷配来让我顶天立地的!”

  “三伢子!日你妈的弄啥咧?”

  村长推开西屋,看到三伢子“轰隆隆”地在一堆破烂里面打鼾,不禁捂住鼻子,劈头盖脸的吼道。

  “那个狗日的”三伢子眼睛还没有睁开,嘴里嘟嘟囔囔的骂着。

  “你睡你妈个锤子!太阳把你沟子晒烂了,你还睡,睡你妈逼呢你!”

  三伢子这才彻底清醒了过来,他一看半年见不上一面的村长大人居然光临寒舍,亲自拜访,免不了心生胆怯,一副受宠若惊的怂样,揉着眼睛爬起来就点头哈腰满脸堆笑的陪起了不是:

  “没想到没想到!原来是我们的村长!感谢感谢”

  “感谢啥咧?日你妈的”

  “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也感谢您老人家的大恩大德!我小民”三伢子吸着鼻涕,讪笑着说道。

  “你这个狗都不吃的东西!日你妈的不是雾村的父老乡亲养着你,你早死球了!吃着百家饭,喝着百家汤,要是没良心,阎王爷迟早会把你的球给割了喂狗,草你妈的”

  “村长说的是!村长说的是!多亏您老人家的照顾!感谢党和国家的好政策!”

  “嗯,这还像是人话。我来了,你也不倒杯水?有这么招待客人的吗?”村长说道。

  “哎呀!”三伢子把脑门拍的啪啪响,“你看我这猪脑子!村长好不容易来一趟,我竟然激动的把倒水的话给忘了!”

  说完,三伢子屁颠屁颠地爬上炕去,然后神奇地从一个角落里掏出了一只有四个缺口的破碗。

  “还有一点,您赶紧喝,解解渴!”三伢子双手给村长奉上。

  村长接过来一看,心里就暗暗的骂起了娘。

  那碗边上沾着鼻涕一样的东西,里面的“水”看起来跟尿的颜色并无二致,而且闻起来有股莫名其妙的酸味!

  “你这是啥水?”村长瞪着眼睛问。

  “茶水,嘿嘿,茶水。”

  “这么好的茶,还是留个你这个孙子喝吧。我不过是跟你客气客气,看看你有没有诚意。”村长把碗朝地上一掼,厌恶的说道。

  “不碍事不碍事,村长喝我的茶水是我三伢子最大的荣幸!”

  村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给你说点儿正事!我来问你,最近你有没有看到靓一些的女人?”

  三伢子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几圈,然后狡猾的笑道:“娘娘穿着五彩衣,脱了衣服还是个逼,村长大人,您说的靓一些的女人,我还真没注意过。”

  “日你祖宗!”村长吼道,“你个几把光棍跟老子打哈哈,小心我找警察来捉你,把你关进监狱,天天电棒点你几把,看你还老实不老实!”

  “村长饶命!”三伢子做出一副苦相,“您老人家说的太宽泛了,你想想看,我一个老光棍都三四岁的人了,女人从来还没有摸过几把,时间长了,我就看咱村里的女人个个都是赛西施,就连八十岁的老太太,我都觉得长的带劲的很,恨不得把人家顶在墙上啃上一晚上过过馋瘾!不瞒您说,我前段时间看到邻居的老母猪跑圈下崽,当公猪干着老母猪的时候,我就恨不得把公猪给杀了,然后让我草草老母猪也行啊!”

  “哈哈,你个畜生!”村长笑道,“你要是真把人家老母猪给草了,老母猪下的崽儿岂不是你的儿子了?”

  “不管咋说,也算有后了”三伢子赔笑道。

  “日你妈的,你也真算个人才了,”村长笑道,“行了,别跟老子扯了,我给你说详细一些,除了咱村的赛西施们,还有没有外村的比赛西施还要美观的女人?”

  “哦,”三伢子恍然大悟道,“您这样说我就明白了。您还别说,我还真见过一个水灵灵的大美女!”

  “说!”

  “云村的寡妇呀!那小屁股扭的呀”三伢子流着口水,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哦?这么说你认识云村的寡妇了?”

  “认识认识!她前段时间常常来咱们雾村呢,从我家门前经过,把我给馋的咽口水。”三伢子嬉笑道。

  “你知道这寡妇来咱村干嘛来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您老人家不知道哇,自从我大病一场后,我就痛改前非了。原先我常常跟在咱村里的女人后面,现在一个都没有跟过。”

  “你原先跟着女人想干嘛?”村长问道。

  “就想闻闻人家女人的味儿!闻上几鼻子,晚上睡觉的时候能梦到。”

  “日你先人板板的,你真是熬成鬼了,几把是不是痒的不行?”村长笑骂道。

  “何止是痒!快要憋破了!也不怕您老人家笑话我是个大老粗,说好听点我是闻女人的味,说难听点,我就是闻个逼味!骚哄哄的,比山珍海味还来的香!”三伢子吸了一口流出来的哈喇子,点着脑袋说道。

  “唉,你个驴球日下的东西,”村长摇着头说道,“那我问你,今儿个有没有见到这个云村的寡妇?”

  “今儿个?今儿个咋可能见到?我不是刚刚睡醒来吗?”

  “说的也是,你这个好吃懒做的家伙”村长拍了拍脑袋,然后说道,“行了,我先走了,如果你看到寡妇,赶紧过来给我说。”

  “当然当然,村长您交代给我的事,我肯定办的妥妥滴!”三伢子幸福的说道。

  “对了,”村长转过身来,盯着三伢子的一双贼眼,“别告诉任何人我来找过你,如果看到寡妇,找我的时候找个借口别当着外人的面说,你明白了?”

  三伢子猛点头说道:“明白明白,放心吧村长!”

  村长这才满意的走了出来。

  “哦对了村长,能不能问一下,您找寡妇有啥事吗?”

  村长停下脚步,缓缓的转过头来,盯着三伢子,一字一顿的说道:“有没有啥事,是你问的吗?”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