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色,白白色发布在线视频,白白色发布,白白色在线视频

  友情链接

145、主要是太难闻了!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可是啥?有啥可是的?你不就是腻了老娘,爱搭理不搭理了吗?还可是可是的,找啥理由啊!五大三粗的一副好身骨,居然也狡猾狡猾的!

  张霞一脸怒容,没好气的看着棒子说道。

  棒子实在是百口莫辩。他并不是不愿意伺候彪悍泼辣放荡的张霞,因为张霞毕竟是自己真正的启蒙老师,一上来就是大度张开,让张熊一览无余,无论是丛林密布还是沼泽潮湿,也无论是软山雪白还是曲线妙曼,张霞给张熊展示的时候都是一腔热血,高风亮节,毫不遮遮掩掩,只有坦荡如初。

  可是今晚上的情况实在是太特殊了!虽然说张熊内心充满了感激和羞涩,但他也还算个男人,在和张霞的粘合过程中,总得图个舒服刺激才是啊。但若真正答应了张霞的要求,这不就是拿自己太不当回事、太委屈自己吗?

  不行!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

  张熊犹豫良久,只得鼓足勇气,对张霞说道:霞姐,从内心来讲,我很愿意给你舔,但是我的本能又不让我舔。

  为啥!张霞吼道。

  你的下面实在是太难闻了!

  张熊说完,张霞目瞪口呆地愣住了。

  张霞飞快的想着自己上一次洗澡是啥时候,可是她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硬是啥都想不出来。

  张霞记得嫁给张手艺的那天早上被她老妈给逼着钻进洗脸盆里,半蹲着洗了自己的屁股蛋蛋,还洗了自己的那道沟沟,顺便也拿湿毛巾擦了擦那丛乌黑凌乱的黑草堆,刚准备起身穿裤子,她老妈拿着鸡毛掸子就照着她的后背挄了一掸子。

  哎呦妈!打我干球呢?张霞皱眉抱怨道。

  日你先人板板的,洗了沟子,不洗**?我实话告诉你!今儿个晚上你不光要挨球,你的**还要当气球捏!你不洗干净了,能成吗?

  张霞不服气。她暗暗想:最厉害的情况就是让张手艺把我日死,但是我胸口的这两团不怕别人捏!我自己都偷偷的捏,无论是慢慢捏还是狠命捏,我都不疼!不但不疼,而且还酥麻麻的挺过瘾!

  想归想,她还是象征性的蘸了脸盆里发黑的脏水,用手搓了搓自己的两粒黑豆。黑豆经过她的搓揉,居然显现它的本色,先是黑里透红,后来看起来暗红暗红的,等到最后将上面的污垢完全洗净的时候,两粒樱桃就娇滴滴的挺在她那两团绵软上面。

  似乎除了那次,张霞就没有啥印象了。本来她还是大大有机会的,比如炎热的夏季,女人们相约去雨潭洗衣服的时候。张霞倒是自顾自的去过几次,端着一盆子的衣裳,慢悠悠地爬到雨潭,雨潭里玉体翻飞,银铃般的笑声和嬉闹声不绝于耳。她很想脱光了跳进去,但她那个时候完全是怨恨和恶毒的心态。

  **!婊子!挨操的东西!她在心里默默的骂着,嫉妒的看着。

  然而这些所谓的**和婊子完全没有受到她的影响,照样欢天喜地的在水里玩耍着,完全抛下了娇羞和胆怯,个个震颤着自己的两团绵软,水滴醋溜溜的滚下如雪的肌肤,头发湿漉漉的披在光洁的后背......

  张霞匆匆洗完,生着闷气就回到死气沉沉的小黑屋。

  ------------

  这个蛮子说的有道理,连我自己都闻着一股怪味......原先以为是这屋子的问题,但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从我下身散发出来的味道。张霞心里想。

  一念至此,她只好软下话头,对着连裤子还没有脱下来的张熊说道:那你早说嘛,你说了我洗洗嘛!洗完了我再弄点芫荽汁或者野蜂蜜滴上几滴在我的比上,你到时候舔起来不就香香甜甜的?你别以为我就不讲道理,动不动大吼大叫的,我告诉你张熊,我张霞最喜欢讲道理的人,我也最讲道理!

  张熊没想到一向霸气侧漏的张霞居然能够这么通情达理,他简直要感激涕零了。

  蜂蜜!滴蜂蜜!张熊笑嘻嘻的说完,伸出舌头,舔了一圈自己的厚嘴唇。

  那好。你要不等会儿。厨房里有一小罐野蜂蜜......还是我进山采药的时候弄来的,有一小罐头瓶那么多。张霞说完,呼噜一下爬了起来,一丝不挂的趴下炕头,然后拖着地上的布鞋,吧嗒吧嗒地进了厨房。

  张熊望着曲线分明、白嫩如初的后背,他在不知不觉的就硬的一塌糊涂了。

  他吞了吞口水,下意识地将手塞进了自己的裤腰,满把子的捏住了那根粗大。

  噼里啪啦地翻腾了一阵,张霞就抖着胸前梁大团白白的雪山,手里捏着一个罐头瓶,欢快的朝张熊扑了过来。

  慢些慢些!霞姐你别着急......

  急?你哪里看见过我急了?我不过是开心找到了蜂蜜!这东西都放了有十年了!

  哦......那赶快打开!张熊敦促道。

  着急了吧?嘿嘿!张霞得意的说完,开始狠着劲头旋瓶盖。

  开始瓶盖实在是太紧了,无论张霞咋用力,都一无用处。

  张熊看张霞有些生气了,连忙一把夺过来,砰的一声,不费吹灰之力的拧开了。

  哎呀咋回事!张熊突然惊奇的说道。

  咋的了?张霞问。

  蚂蚁!这么多蚂蚁!张熊指着罐头瓶说道。

  不碍事!大惊小怪!张霞嘟囔着拍打了一下张熊的手背,然后将嘴巴凑到罐头瓶的边沿上,使劲地吹了起来。

  张熊正好站在张霞的后面。

  当张霞费力吹的时候,张熊看到张霞的两瓣白腚开始有节奏的动弹着。而两瓣中间的一道黑沟,居然也随之现身又隐身,那胖嘟嘟、软乎乎的两瓣柳叶东西,也将夹在中间的那道稚嫩展现了一点点。

  粉嫩中间,早已清液润湿。

  有那么一瞬间的时刻,张熊似乎有种不可按捺的冲动。他想掏出跨中粗大肿胀,二话不说,瓣开展现在眼前的两瓣白腚,然后一声不吭的全部塞入,能塞多深就塞多深!

  但张熊最终还是忍住了。

  连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耐力。也许是张霞吹走蚂蚁的认真样让张熊不好意思这么干,也许张熊的确比以前有经验,懂得了克制。

  好啦!张霞站直身体说道,张熊也从梦中回到现实。

  啊!张熊傻乎乎的应了一声。

  马上你就能尝到甜头了!张霞朝张熊眨了眨眼睛。

  谢谢霞姐......张熊感激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张霞满意的点头说完,一咕噜爬上了炕头,然后右手拿着挂罐头瓶开始朝自己的胯间倾倒。

  张霞本来想着给自己的沼泽地上倒上一团粘糊的野蜂蜜,可不曾想这张霞倾倒的水平实在有限,跟那些朝麻钱眼眼里倒油的卖油翁相比实在是差距太大。所以张霞的比上不仅没有沾上蜂蜜,而且蜂蜜还倒在了屁股下面的床单上。

  他娘的骚逼呢!张霞气嘟嘟的骂了一声,索性尽力张开双腿,把罐头瓶朝自己两腿间一放,然后将食指伸进罐头瓶,蘸了一股子蜂蜜。

  张熊是瞪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张霞将沾满蜂蜜的指头塞进了自己的下身。

  张熊注意到张霞稍微闭了闭眼睛,然后轻轻的呻吟了一声。

  这个表情极其短暂,但依旧没有逃过张熊的眼睛。

  张熊觉得头脑里有股血猛的一冲。然后他就变成不像自己了。

  他一把抱住了张霞的腰,然后猛地将张霞举了起来。

  就像是端着一座雕像一把,张霞被张熊举了起来。

  那领凌乱的黑草,骚的张熊脸蛋痒痒的。那依旧浓烈的不能再浓烈的味道有些刺鼻。但张霞早已不在乎它的味道了。

  张霞害怕自己后仰摔倒,急忙双手拦住了张熊的脖颈。她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感到一条滑舌,刮过了自己下面的那道缝隙。

  那滑滑的一道舔,让张霞话到嘴边,又活生生的吞了进去。

  张霞心想,说它娘的屁!不说要比说好得多!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张熊是那么认真的埋头舔舐。他也不嫌累,依旧站在地上,双臂牢牢的拖着张霞,让张霞的私密之处正好迎接着那条游蛇。

  最舒服的感觉,莫过于自下而上的扫荡。

  鼓硬自己的舌头,用舌尖顶住菊花。然后舌尖朝着沼泽、朝着柳叶中间的滑湿,有质量的一路刮上去。

  如同电击般的酥麻痒之痛快淋漓感觉,爬满了张霞的整个身体。

  张霞配合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看起来更加的风情万种,骚如荡妇。

  再使点劲儿!再快一些......对,对,就这样,就这样!张霞鼓励着逐渐疯狂的张熊,舒坦的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蜜一般的甜。

  唇齿生香,回味无穷。

  这是张熊的感觉。

  也是真实的感觉。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